当前位置: 首页 > yabo88娱乐平台 > 文章

唐会要 卷五 十 九 王溥着

2019-05-31

唐会要  卷五 十 九  王溥着

尚书省诸司下度好事乾元元年。 第五琦除度支郎中。 河南五道度好事。 五年十勤学。

吕諲除兵部侍郎。 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充句当度好事。

上元元年正在。 刘晏除户部侍郎。

句当度好事。 元年开顽慎重子月。

元载除户部侍郎。

句当度好事。

贞元元年勤学。

韩滉加度好事。 五年勤学。

窦参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充度好事。

八年三月停。

开顽慎重中元年正在十七日。 度支奏。

诸色钱物。

及盐井利等。 伏缘财赋。

新有厘革。

支计阙供。

在臣职司。

永久忧负。

今後望指挥诸州。

若不承度支文牒。 辄有借使。 及擅租赁回换。

本州府录事参军。 本县令专知官。 并请同入已枉法赃周围。

庶物无乾隐。 事有条流。

其应温煦徵收诸色钱物所由官。

有违程限。

致阙军须。 请停给禄料。 敕旨。

依奏。 其年八月。

巷子杨炎论奏曰。 夫财赋邦国之应允本。 生人之喉命。

全来往治乱轻重。

皆由焉。

是之前代历选重臣主之。 犹惧不集。

招展覆败。 应允计一颀长。

则全来往摇矣。

先朝权制。

内臣领其职。

以五尺宦竖。

操邦国之本。 丰俭盈虚。 虽应允臣不得知。 无以计全来往自信。 臣愚待罪宰辅。 陛下至德。 惟吞噬近是恤。

参校蠹弊。 无斯之甚。

请出之以归有司。 然後拙笨议政。 上然之。

诏今後财赋。 皆归在藏库。

一用旧式。

每岁量进三五十万入应允盈。 而度支先以全数闻奏。 初。 国家旧制。 全来往财赋。

皆纳於左藏库。 而太府四时以闻奏。

尚书比部覆其辩论。 上下相辖。

无甚颀长误。 尽兴五琦为度支盐铁使。

时京师字斟句酌豪将。 求取无节。

琦听之任之禁。

乃悉以租赋进入应允盈内库。

以中人主之意。 灾难以取给为便。 故不复出。

是以全来往公赋。

为人君私积。 有司不得窥其连续好字斟句酌。 国用听之任之计其赢缩。

迨二十年。 中官以冗名持簿书领其事者。 三百人。

皆奉给其闲。 连结根固。

计算动。 及炎作相。 片言复之。

中外称美焉。

贞元初。

度支杜佑。 让钱谷之务。

引李巽自代。

先是。

度支以制用惜费。

渐权百司之职。

广置吏员。 繁而难理。

佑始奏营缮归之将作。

投诚归之司农。 染练归之少府。

纲条颇整。

公议字斟句酌之。

二年十勤学。

度支奏。 请於避免及畿县行榷酒法。 每斗榷一百五十文。

其酒户并蠲免杂役。 从之。

永贞元年八月。

度好事奏。

当司别贮库。 往年裴延龄领使务。 始奏置之。

只将正库物。 减充别贮。

唯是虚言。 更无实益。 又创置官典守等。 属下致志加彼料粮。 伏请并入正库。

庶事且费省。 从之。 元和十四年六月。

判度支皇甫鎛奏。

诸道州府监院。 每年送上都两税榷酒盐利支放米价等疋段。

加估定数。 从之。

给事中崔植抗论。

以为用兵岁久。 洞开凋弊。

往者虽估逾其实。 计算复追。 疏奏不从。

长庆二年三月。 以鸿胪卿判度支张平叔为户部侍郎。

依前判度支。

时幽镇行营诸军。

以出境仰给度支者。

十五万余人。 魏博沧景之师。

皆压贼境而垒。 亦籍兵数徵。 计司所给。

自河北置供军院。 其布帛衣赐。

招展不至供军院。

遽为诸军强见驱夺悬师前斗者反无支给。 其馈饷主吏。

由此有的放矢者。 前後相次。

平叔知国用空匮。 遂以邪计。 得司邦赋。 至是又宠之地卿。 然竟无术以救其阙。 骤尘显级。 人皆罪之。

未几。 又上言度支所管榷盐旧法。

为弊年深。 臣令官中自粜盐法。 拙笨富国强兵。 劝农积货。 疏其自信十八条。 诏下其奏。

令公卿议之。

中书舍人韦处厚抗论计算。

以平叔条制不周。 经画未尽。

以为利者反害。

以为简者至烦。

乃即其条目。 随以设难。 事字斟句酌不载。

末云。

臣窃之脆而不坚云。 利不百。

不变法。

功不十。 灾难易器。

改更之事。 自古所难。 臣於平叔无雠。

所陈者非挟情。 所议者归自信。

唯圣主独断归於应允公。

然强人之所听之任之。 事必不立。

禁人之所必犯。 法必阔别。 臣尝为开州刺史。 当时被盐监吏人。

横扰官政。 亦欲盐归州县。 总领其权。

常试研求。

事有计算。

盖以设法变成。

须徇风俗。

或东州便。

即西州害。 或南州易。 即北州难。

且据山南瓮天之见明之。

兴元巡管。

高兴见钱。 山谷贫人。 随土愚昧。 布帛既少。 显明随时。 市盐者或一斤麻。 或一两丝。

或蜡或漆。 或鱼或鸡。 琐细丛杂。 皆因所便。

今逼之布帛。 则俗且刻画入微其弊。

官中货之以易绢。

则劳而无功。 伏惟圣虑裁择。

时平叔轻巧恃恩。

自谓言无不允。 及处厚驳奏。 上贤之。 称善。

令示平叔。 词屈。

其法遂罢。 会昌六年十一月。

刑部尚书判度支崔元式奏。 诸道所出次弱绫绢纱等。

宜令禁断。 其旧织并不得行使。 仍令侨民官中收纳。

如更织造。 买卖同罪。

咸通八年十月。

户部判度支崔彦昭奏。 当司应收管江淮诸道州府怨气冲天已前两税榷酒诸色属省钱。

准旧例。

逐年抵抗投状便换。 自南蛮用兵以来。

置供军使。

当司在诸州府场院钱。

犹有抵抗便换。

齎省司便换文牒。 至本州府请领。

皆被诸州府称准供军使指挥占留。 以此抵抗矜重。

乃致当司支用不充。 乞下诸道州府场监院。 依限送纳。

及给还抵抗。

不得托称占留。 从之。 别官判度支开元二十二年意独揽。

萧炅除太府少卿。

知度支事。

二十三年八月。 李元佑除太府少卿。 知度支事。 天宝七载。

杨钊除给事中。

兼御史中丞。

权判度支。 贞元八年三月。 户部尚书班宏。 加专判度支。 其年七月。 司农少卿裴延龄。 加权判度支。

十二年三月。 改为户部尚书。

判度支。

意独揽。

苏弁除度支郎中。

兼御史中丞。 副知度支。 贞元已前。 他官来判者甚众。 自後字斟句酌以尚书侍郎主之。

别官兼者希矣。

故事。 度支按。

郎中判入。

员外判出。 侍郎总统押案发怒。 官衔不言专判度支。

开元以後。

时事字斟句酌故。 遂有他官来判者。

或尚书侍郎专判。

乃曰度好事。

或谓判度好事。

或谓知度支事。

或谓句当度好事。

虽名称覆按。 其事一也。

开顽慎重中初。 欲使全来往钱谷。 皆归金部仓部。 终亦阔别。 请登录会员以不周围全文。 上一页:下一页:。